关灯
护眼
字体:

v47:许女士,满意,请签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许箻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习惯性地想伸展下筋骨,才刚有动作,就忍不住呻吟出声,酸痛遍及全身。浑身上下的骨头简直像是被卸过重组了一样。

    关于今天早晨的那些记忆,一下子全涌进了脑里。

    除了最初是偶的微痛和不适之外,之后,就如他所说那般,美妙又刺激得让人脚趾头都忍不住蜷曲起来了。

    每一个动作都带给两人妙不可言的感受,让人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全世界只剩下彼此。

    他让她的身体变得前所未有的敏感细腻,一次次地为他绽放出最璀璨的光彩。

    这一切实在是……

    太疯狂了。

    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说到做到,而且是技巧高超。

    她转了个身子,面对面,看着他的睡颜——

    唔,睡得真熟。

    不过也是……咳,那么多次的,他又是出力方,会累也是应该的。

    两人同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看见他睡着的模样也不少次,但,这一次总觉得似乎有那么点不同。

    有点甜,还有……满足与安心。

    有些说不上来的微妙,也许,是因为两人关系更近一步的原因吧。

    她偷偷伸出食指,隔空描摹,这家伙真是长得得天独厚,眉目如画,唇红齿白的。

    漂亮的眉形,不似柳眉那么柔情,也不像剑眉那般英挺,恰到好处地融合了两者,浓密,修长,漂亮得比任何造型师笔下的作品都要出色。

    长长的睫毛,因为闭眼的关系而显得安静,如果现在有光源照下来的话,一定能够在他眼皮底下投下阴影了,真嫉妒。一个男的睫毛这么长干嘛。

    挺拔俊俏的鼻子,峰度完美,随着他清浅的呼吸,鼻翼一下一下轻动。不自觉地,她突然联想到,以前他曾跟她说过的话:“在中国命理文化的面相学里,关于鼻子的大小有一说法,鼻子大的男性或女性都是*比较强的,并且在性能力方面亦会比较持久,需求也会比较频繁……”

    呃。

    许箻瞅着他漂亮的鼻子,他这算大还是小?

    像是要回答她的想法般。

    大腿上传来了某种奇特的异动,某种坚硬而炽热的触感。

    本来阖着的那双浅棕色眼睛,这时候已经睁开,眸里带着熠熠星辉看着她。

    “你——”许箻吓一跳,愣愣地说了句:“呃……醒啦。”然后,她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到了。

    这是昨晚呻吟与尖叫过度导致的沙哑?囧!

    “嗯……”他慵懒的声音性感十足,随声而动的是揽在她腰上的手向下滑去。

    许箻面红耳赤地连忙翻身,下床,这一动作顺势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扯了过来挡住自己*的身子,这样一来,就让床上的人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嗬!”

    许箻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具如豹子般线条漂亮的身子上,布满了累累痕迹。

    这……

    许箻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这些都是她留下的?

    唐溯曲起手肘支着脑袋,丝毫不介意自己现在寸缕未着,他对自己的身材脸蛋向来是非常自信的,尤其是此刻,这具身体上有着她为他而疯狂的证据。

    嗯,这种证据确凿的感觉,还有她那一脸羞红的样子,太让人喜欢了。

    “背部还有。”碍于他想欣赏她此刻的样子,所以不想转身将背上的证据展示给她看,但,说还是得说一下。

    许箻脸热到发麻。

    这这这……

    随后,唐溯从床上下来,将她抱至浴室温泉池边:“泡一下,身子会舒服一些。”

    这也是他选择这地方的原因,温泉能够缓解她身体的不适感。

    许箻当然不会反对,昨天晚上她就已经跃跃欲试了,现在终于如愿。

    唐溯则到另一间小浴室里,刷牙洗漱完毕,看着镜子,检查了下自己的仪容,发现镜子里照出来的那张熟悉的脸孔上挂着浅浅的笑。

    再看肩膀上胸口上还有脖子上的斑斑点点,微侧了下身子,后背上的几道红痕。

    呵!

    他浅笑出声,随手扯过浴袍穿上,出去为她准备点吃的。

    另一边,许箻稍作洗漱后,在边上先用温水才冲了下身子,囧囧地发现自己身上的情况没比唐溯好哪里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慢慢坐进池子里,让温暖的泉水环抱着,一身酸疼果然缓解了不少,她靠在池壁,全身放松,抬头才发现浴室的屋顶,竟是透明的玻璃所制,应是经过特殊处理,隔绝了刺眼的阳光,让人在泡温泉之于还能天空之景尽纳入眼——

    好蓝的天,都市里已经难得再见这么澄澈的蓝空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玻璃的原因,这样看天空,觉得蓝得特别的讨喜,让人都舍不得挪开眼睛了。

    要是入了夜,满天星辰又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雨天的话,是不是也能看见雨水在玻璃屋顶上绽放的水花。

    难怪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这里。

    许箻正看得出神,突然眼前的风景被唐溯的脸所取代,他手持着一托盘,托盘里装着一杯牛奶和一份三明治,应该是他刚刚去这套房附属的小厨间现做的。

    嗷——

    就说这男人是绝对有潜力成为居家好男人的,看,多体贴。本来她是确实是累到不想动,这么泡了下,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他这东西,送得及时。

    温度恰好入口的牛奶,适时地暖了胃,三明治也是做得相当棒,涂过蛋黄的面包被他烘烤得酥黄香脆,配上新鲜的蔬菜还有煎好的培根肉片,抹上薄薄的一层特调酱料,鲜而不腻,十分爽口开胃……他还十分贴心地将三明治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刚好入口。

    欸,这家伙就是生来让人嫉妒的,绝对是这样,偏心的造物主。

    许箻边吃边在心里嘀咕,就听见他又问道:“先吃一点,别泡太久。马上就吃午饭了。”唐溯将托盘放在池边:“等会有事与你说。”

    有什么事?

    看他那一副认真而慎重的模样,也就没在池子里耗太久,又泡了十来分钟,意识到自己昨天没带欢喜的衣服过来,不过有唐溯在的话,这方面应该……

    她包着浴巾,走出浴室,果不其然。

    卧室的床上整齐地摆放着换洗的衣服,许箻拿起叠放在最上面的内衣看了下,尺寸居然是正确的。

    衣服是淡紫色的小礼服,还有一件白色毛茸茸的立领小坎肩,正好挡住了她脖子上的那些欢爱过后的痕迹,看了下牌子,是唐溯经常穿的那家的牌子,

    从卧室里出来,他一身黑色的西装,浑然天成的优雅与矜贵,他引着她到沙发坐下,取过放在一边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双亮银色的鞋子,透明的鞋跟不是传统的细跟形或是坡跟,而是做成了一个心形,跟鞋子练成一体。

    即使是对高跟鞋无爱的她,看见这样一双鞋子,也忍不住惊叹。

    他扶着她的脚为她把鞋子穿上。

    “走吧。”

    一切就绪,他挽着她出了房间,来到山庄的餐厅独立的一包间里,里面午餐已经备好。

    刚刚吃了他的那份开胃早餐,许箻现在胃口正好,午餐吃得十分的餍足。

    吃完午饭后,服务员进来将碗盘撤掉,换上一些饭后茶点。

    在服务员离去后,两人静静地喝茶,享受着难得的午后休闲时光。

    片刻后,唐溯喝了口茶:“OK,现在我们能谈一谈了,关于今天早上的事。”

    “咳。”许箻被他一脸慎重的模样唬了下,今天早上……有什么好谈的?

    “我先说下我的感想。”

    就像做每一次研究实验一样,最后都要记录下新的进展:“今天早上,我们前后一共进行了四次性行为,除去第一次不够完美的表现,其实我本来以为我不会跟其他新手一样犯这种错误,但是现在证明在这方面上我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嗯,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就只是个‘凡人’,在这方面上经验稍微有所欠缺,不过之后的三次我已经找到适合的节奏,很好地把握住时间让你得到最好的体验。

    以上是我对于今天早上我们两人性行为的想法。虽然我认为我的感受不会出错,但毕竟在这方面上我的经验不够,而且每个人的体质与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关于这方面的感受,我还是希望能听听你的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呃。她觉得怎么样?!

    她觉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事实上,当唐溯第一句话出来后,许箻几乎就已经知道他会说什么了。

    哭笑不得有没有,忍不住脱口而出:“你连那种时都不让自己脑子放松吗?”

    唐溯抿了口茶,挑了下眉,看着她:“你应该明白吧,这种时候大脑是不可能放松的。”学过医学方面常识的她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性行为并非只是纯粹的身体运动,大脑才是最重要的性器官。在这种过程中,大脑中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让我们得到非常美妙的感觉。”

    许箻:“……”没错,他说的一点都没错,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所以,这个时候只会让我的大脑更兴奋。”他补充了一句。

    她竟然又一次无言以对。

    他等了等,没等到她的声音,想了下,又补充了下:“但是我很享受这种兴奋,嗯……不管是身体还是大脑,都很享受。”

    “呃……”她要说谢谢你的享受,欢迎下次再来吗?

    囧。

    “那个……”许箻咬了咬唇:“我也很享受,今天早上你的表现很不错。”

    “嗯?只有不错?”

    “啊?不——你的表现非常好。”许箻连忙改口。

    毫无疑问,在床事方面,唐溯绝对会是个完美的伴侣。尽管是新手上路,但是天分了得,一通百通。

    “谢谢!”他心满意足地接受了她的赞美,“请别就此满足。这一切都只是开始,我没有足够的数据,以后我会做得更好。”等他收集够了,就像接吻一样知道什么样的方式会带给她什么样的体验。

    许箻自认也是挺大方的一个人,可跟他比起来,果然还是段数不够,没法如他这样,顶着张正儿八经的脸讨论着这事儿。

    他要说的就是这个事吗?

    “还有什么事么?”赶紧换个话题,不然真不知道他那奇葩的思考模式又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得不定等会就要开始跟她讨论她最喜欢什么姿势这类的少儿不宜话题。

    唐溯要说的当然不仅仅是这个是:“既然如此,那——”他拉住她的左手,拇指轻轻地摩擦着她无名指:“我们能够结婚了,许箻。”

    “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