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45:结案,回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了这里保护着的角色,这里是他们的主场,所以不能轻举妄动,而是……先按兵不动。

    但是,显然他们的按兵不动,并不能让对方放心,更也许是因为唐溯先前露的那一手让他们心里发虚了。

    三人没有打车回去,而是用走的。步行到宾馆,可以走小路,比大路近得多,只不过小路的路灯坏了,黑灯瞎火的,到了晚上时候走的人不多。刚刚吃饭的时候,许箻把事情跟他说了,许志超并不相信,甚至还一度想着回所里头再查个究竟,最后被唐溯的一句话给打消了。

    唐溯说:“有没有,等会你自己看就知道。”

    此刻,三人走在小路上,许箻却是一直绷紧着神经,

    如果唐溯的预测没错的话……

    正想着,小路尽头处出现了三个人影,朝着他们走过来,回头,后面也有人过来。

    “刘……刘子。”

    借着月光,许志超辨出了其中一人的体型。

    刘子依旧是了呵呵地笑着,但眼睛里却带入了几丝狠色:“许老哥,我们也不想这么做的,只能怪你们太多事了。当初你要是走了就走了,别再管这边的事,今天也就不会这样了。”

    “你们……”

    许志超还想说什么,被边上对唐溯打断。

    “现在想杀人灭口?”唐溯语气不慌不乱:“那在死之前能请教一些事情吗?”

    小赵:“唐教授不是什么都已经知道了吗?”

    “所以,你们才是拐卖集团的合伙人吧。”唐溯自顾地说着:“凭借警察的身份,不会有人怀疑到你们身上,而且,还能将案子压下不查,可谓是一举多得。”

    “孩子真是你们拐卖的。”许箻寒声问道。

    “说错了。”唐溯嗤地一笑:“一次买断的生意怎么满足得了他们,那些孩子是他们的摇钱树,据统计,大城市里的专业乞讨人,每个月的收入能有上万块钱。”

    许志超冲着他们怒吼:“小赵,你们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来,你们良心都喂狗了吗。”

    面对许志超的怒问,小赵反笑了起来:“你懂什么?这地方太穷了,在这种地方做警察,做一辈子比不上那些在大城市的做个三五年,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在这种地方长大,这破地方连个像样的老师都没。”

    “放屁!”许志超说:“你口口声声为了孩子好,然后拿别人家的孩子去卖钱。你家孩子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了吗?王志明也是你们杀的?”

    说到王志明的事,小赵摇了摇头,有些可惜:“本来我也是不想让他死的,但是你们来了,所以他只能死了。”

    许志超:“什么意思。”

    “只能说你太多事了。”小赵说:“我知道张玉顺这几年还一直跟你有联系,虽然这几年都没出什么意外,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王志明被带回来是个意外,让我们慌了一下,不过幸好那小子也好糊弄,三两句话就把他吓住了,但是你们却来了,”说到这里,他抬眼看了下唐溯:“你们的到来给我们制造了不小的麻烦,担心那小子说不定哪天露了马脚……”

    要弄死一个残废的少年对他来说太简单了,然后伪造成自杀,这样王志明这边的线索就能断了。虽然也有些顾虑许箻的法医身份,但更多的是抱了侥幸的心理还有狗急跳墙的焦虑……

    结果,弄出了那么一个漏洞百出的现场。

    刘子不想再多废话:“行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赶紧把人解决了。”

    “其实,多说说还是有用的。”唐溯出声表示:“不是常说,祸从口出么,这话你们真应该拿了去当做人生格言,还有,你们蠢在什么地方,知道吗?”唐溯冷静地替他们分析了失败的原因:“蠢在不该以你们的智商水平来衡量别人的,你们简直拉低了中国犯罪的水平。”他都为那个漏洞百出的现场感到羞耻,怎么会有这么笨的罪犯呢。

    小赵脸色微微一变,就听唐溯又说:“智商不够,见识太少,还学人家犯罪,可惜这几年运气也用尽了。”最好的证明就是遇上他了。

    之后事情的发展,让小赵几人措手不及。

    没有什么殊死搏斗,也没有让唐溯展示英雄救美或是许箻表现美救英雄的机会,小赵他们连动手的机会都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被从提前埋伏在小路附近的警察给瓮中捉鳖,他们说的话都被录音作证,而冯婆子也愿意出来做人证,指证是小赵一行威胁她出来顶缸的。

    之后的事情就不是唐溯他们的事了,龙山镇的案子受到了上边的重视,当地的一些警方高层因为此时都受到了严惩。

    回去的路上,许箻问唐溯什么时候联系了市厅那边的警力,

    唐溯淡轻轻地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清楚地表述了他的想法:我是那种会让你涉险的男人吗。

    许箻哑然一笑,也对,他做事都是向来是周全稳妥。

    &

    从龙山镇回到Z市,又逗留了小半天,吃过午饭后,两人就起程返回江城,回公寓的时候,先去宠物店里把寄养在那里的四只喵星人接回来。

    “小胖子,想我了没有啊。”许箻抱着阿瑟,往它肉嘟嘟的脸颊上啵了一口。

    “喵。”

    阿瑟那一身被唐溯剃掉的毛发,经过这段时间又冒出了一些,不过比之前的还要短些,摸着刺刺的有些扎手,没有主人在身边的日子,它在宠物店里被饲养得极好,从它的体重就能感受到了。

    之后,两人做了卫生,吃过晚饭,洗漱之后,让许箻累得早早就爬上了床,刚一沾床,脑海里条件反射地突然想到唐溯的那个“通知”,随后,身边的床位因为受到重压,陷了下去,然后她被搂入了熟悉的怀抱里,紧密地贴合在了他的怀里,契合得像量身定制的一样。

    “放心,今晚不做。”唐溯贴在她的耳后,轻声说着:“你累了,好好休息。”

    舟车劳顿让他的身体也没达到最佳状态,他给了她一记晚安吻:“晚安,好梦。”

    许箻:“晚安。”

    闭上眼睛,安稳入眠。

    半夜时候,许箻觉得在迷糊中听见了唐溯的声音,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不翼而飞,而唐溯正也一样,两人毫无保留地坦诚相见,然后,他十分性感而魔性地对她表示,要收回之前那句“今晚不做”的话。

    许箻抗议地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哪还有收回的道理。”

    “那行!”他伸手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把时间显示给她:“现在已经是新的一天了!”

    过了十二点,又是新的一天,他这么说也是没错,

    然后,不顾她的抗议,拿出了他做研究的态度,勤勤恳恳地在她身上钻研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的,让她求饶连连,到最后甚至还出现了小黄书里最经典的对话:

    “不要……停……”

    一般小黄书里这种话一出来,男的都会回说:“到底是要停还是不要停呢?”唐溯居然也落入俗套地这么回了她,还非常卑鄙地趁火打劫,引诱着她叫他一声“溯哥哥。”

    这么情涩的称呼简直不能忍。

    许箻当然不会答应,只不过她薄弱的抵抗力在唐溯强大的攻击力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没多久,就弃械投降地喊了出来:“溯哥哥——”

    ……

    感觉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过了一会儿,她心里还在琢磨着这就是两人之间最亲密体验的感觉么?耳边传来的叫唤声带回了现实世界,睁开眼睛,冲入眼帘的是他的脸,脱口而出:“溯哥哥……”

    咦?似乎有哪里不对!

    许箻愣了下,借着床头灯,再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如初,再看看躺在一边的他……

    FUCK!

    许箻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她居然……做!春!梦!了!

    都怪他没事给她下了那什么“通知”,才害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许箻暗自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唐溯身上。

    “做梦了?”唐溯看着她神色未定的模样。

    “嗯。”许箻心想着他刚应该是没听见自己那句话吧?

    “做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心理现象的反映,”他提出她分析着:“你梦到什么了,我能帮你分析下。”

    “……没什么。”打死也不能说:“睡……睡吧。”

    说完,就闭上眼睛,过了一会,没听见他的声音,她以为这话题已经结束,正想松口气的时候,耳后幽幽地传来唐溯的声音:

    “溯哥哥,是叫我吗。”

    “……”擦!

    “你梦里有我。”

    “……”她什么都听不到。

    “那个梦让你情不自禁,难以控制。”

    “……”没听到。

    “我喜欢听你呻吟的声音。”

    “……”她已经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

    “我们做的时候,你就这样叫我吧。”太让人期待了,他已经迫不及待。

    “……”许箻继续装死,其实却是恨不得能一头撞死:这家伙特么的到底是听了多少啊!

    ——

    ------题外话------

    _(:з」∠)_

    真心的,太累了。

    一波三折,一再审核,审核后修改,字数又不能比原来的少,太特么操蛋了

    连着几次,我修改到都摔键盘了

    太心塞了,蛋碎。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