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堕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们说要什么?”

    谢大夫人坐在屋子里眯着眼问道。

    从京城回来的路上她得了一场风寒,回来之后就一直缠绵不好,又为了压制谢柔惠耗费了精神,以至于风寒好了之后,眼有些看不清东西了,所以更闭门不出,外边的喧闹也一概不理会。

    谢家的朱砂生意被抢了,谢家的矿山被人故意惹事了,谢家的老爷们私下争抢瓜分家里的产业,这些事她都知道,但是管他们呢,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她再养出一个好丹女,一切就都不是事了,失去的会回来,散了的会再凝聚。

    “他们说要经文。”两个丫头颤颤说道。

    “经文?”谢大夫人冷笑,“他们可真敢开口,经文也是他们能要的吗?”

    “他们说都是祖宗留下的,所以要大家分。”丫头低头说道。

    谢大夫人哈哈笑了,笑的发涩的眼生疼。

    “现在说要分了,以前几辈子都没人想要分,没事的时候共享富贵,遇到难事就只想自己了。”她说道,又猛地一甩手,将桌子上的茶杯扔了下去,“让他们给我滚!”

    丫头们吓的哆嗦退了出去。

    “母亲,让他们滚,光摔茶杯没用的。”内里传来谢柔惠的声音,人也慢悠悠的走出来。

    相比于谢大夫人的形容,她也精神不到哪里去。

    她是被押送回来的,等谢大夫人从京城回来,立刻就要她跟人成亲生子,谢柔惠自然不从,母女二人你提防我我提防你,同时还想着能压制控制住对方,结果斗法不相上下。

    “把你想要控制你女儿被人糟蹋的本事拿出对付那些人,才是最管用的。”她冷冷说道。

    谢大夫人神情木然。

    “你也就敢在家里这么厉害。”她说道。

    谢柔嘉冷笑要说什么,谢大夫人骂了一声滚,谢柔嘉没有再说话转身进去了。但事情并没有就此消停。

    围在门前吵闹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原本站在背后的老爷们也走了出来。要求跟谢大夫人谈谈。

    谢文兴一概不管干脆住在砂行不回来,谢大夫人依旧闭门不理会,一心的调制能破了谢家人不受谢家巫术侵害的法子,好让谢柔惠不再反抗乖乖听话结婚生子,同时还要防备着谢柔惠对她下杀手,根本就没精神去理会别的事。

    但她的巫蛊还没调成,外边闹的更凶了。

    这一次家门被砸开了。

    “你们竟然敢砸我的门?”谢大夫人站在台阶上说道。

    在人群面前她没有眯眼。不想让人看出她眼睛有问题。

    她的视线里一片模糊只看到影影绰绰的一堆人涌进来,从气息上能分辨是家里人,但其间还夹杂着一些陌生的气息,而且是巫的气息。

    巫!

    谢大夫人大怒。

    “什么人!”她喝道,伸手指着。

    影影绰绰的人群一阵慌乱,有几个人噗通跪下来。

    “你们这些巫竟然敢进我谢家的门,还敢坏我大门!”

    同时心里又满满的悲哀。

    以前这个大宅里巫走进来半点不敢冒犯,别说不敢冒犯了,他们根本就不敢走进谢家的大门。哪里用得着她出手威胁。

    “大夫人!”谢家几个老爷的声音喊道,“我们也不想的,谁让你你先用巫术害我们的。”

    谢大夫人冷笑。

    “我用巫术害你们?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这种可笑的污名都敢按我头上了?”她说道。

    “什么污蔑你。现在满大宅子都跑着蛊虫,多少人都被咬伤了倒地不起。你自己看看。”

    谢大夫人听到谢存礼的声音喊道,紧接着就是乱乱的脚步声眼前的人影散开,让出一片地方,谢大夫人忍不住眯了眯眼,模模糊糊看到那里摆着门板其上躺着好些人,从气息分辨男女老幼都有。

    “胡说,他们才没有被蛊虫所伤,再说谢家人怎么会被巫蛊伤到!”谢大夫人喝道。

    “他们的确不是被蛊虫直接伤到的,可是那些蛊虫被控制着运毒在井水吃食里下毒!”

    谢存礼的声音喊道。

    用蛊虫下毒?

    谢大夫人愣了下。耳边更多的声音喊起来。

    “现在满院子都是虫子!大人孩子们坐立不安,寸步难行。”

    “井水都被下毒了。现在吃水还要去外边背,都没法跟外边人说,满彭水的人都看笑话了!”

    “你是要把我们都赶尽杀绝吗?”

    男人骂女人哭孩子们叫乱成一团。

    谢大夫人眼前越发的模糊,她忍不住后退一步。

    “大夫人,我们没办法了,只能请来外边的巫来帮忙了。”

    请来外边的巫来对付自己家的巫,这真是前所未有的稀罕事啊。

    “我没有用巫蛊害你们。”谢大夫人木然说道。

    “不是你就是谢柔惠。”谢存礼喊道,“反正就是你们母女两个,你母亲脾气不好,却从来没有害过家人,你倒好竟然害人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一代不如一代?她不如母亲?

    别人说也就罢了,谢存礼这个从小就在耳边指责母亲夸赞她的人说出这样话的真是可笑。

    “你说的没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谢大夫人说道,“不过就算你们一代不如一代,我也不会用巫术去害你们。”

    “那谁知道!你们母女两个天天在家里炼蛊!”

    “就是,我们算什么,你们连自己的嫡亲都能下毒害死,害我们不就跟捏死蚂蚁一样吗?”

    有女人的尖叫声喊着。

    谢大夫人大怒。

    “害死嫡亲是什么意思?”她喝道。

    “什么意思?大夫人,那次老夫人根本就不是被杜望舒气的差点死了,而是被谢柔惠下毒…….”有尖细的少女的声音喊道,但刚说到这里声音就变成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余下的话就消失了。

    说什么?

    那次老夫人被杜望舒气的差点死了的事?

    虽然因为大傩挽救了性命,但也从此后老夫人身子越来越差。

    没错,那次的事的确不是被杜望舒气的那么简单,大夫们已经指出了,老夫人是被下毒在先。

    她还查了很久,一点线索也没有。后来当老夫人私授谢柔嘉经书的事发生时,她就怀疑老夫人是玩的自己故意让自己中毒的把戏。再后来也就丢开这件事了。

    难道不是?是真的中毒,还是被谢柔惠下毒?

    是谁?是谁在说话?

    耳边是乱乱的喊声,以及乱撞的人影,根本听不清也看不清。

    “是谁?”谢大夫人喊道,伸着手向前,“是谁在说话!”

    人群乱乱不知道撞到谁的身上又引起混乱。

    “大夫人,你。你的眼!”

    有人发现了谢大夫人的异样失声喊道,这让慌乱的人们都看过来。

    谢大夫人顾不得理会他们,直奔那个倒在地上的女孩子。

    “谢瑶?”她眯眼竭力的看过去,认出那个女孩子。

    谢瑶倒在地上双手掐着脖子发出干嗬声,神情惊恐。

    “瑶瑶!瑶瑶!你怎么了?”几个妇人围着她喊道,一面要搀扶。

    “别动她,她是中了巫蛊发作了。”有男声带着畏惧喊道,“看她的脖子!”

    巫蛊?

    众人不由一怔,看着谢瑶。这才看到谢瑶的脖子呈现出曲曲弯弯的蠕动,就好似有虫子再爬。

    这意味着什么,谢家的人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说过,顿时尖叫着退开。

    原本正被扶起的谢瑶又被扔在地上。掐着脖子开始干呕。

    众人退散跑开,只有谢大夫人站在原地,这让她能够看清眼前的人,俯身上前抓住谢瑶的肩头,将她翻过来。

    谢瑶的嘴里已经吐出一条细长的虫子,弯弯曲曲的扭动着。

    这让还未走远的人们看到了顿时又是尖叫,孩子们早就吓哭了,还有两三个妇人晕倒了。

    “我还以为谢家的人真的不会被巫蛊所伤呢,看来也不是那么回事。”

    有声音说道。

    众人忙回头。看到谢柔惠不知什么时候从屋子里走出来,笑吟吟的看着地上的谢瑶。

    “原本当初只是试试埋下蛊虫。没想到说了不该说的话果然能发作。”

    谢瑶虽然说不出话,但能听能看其他的感知都在,神情越发的扭曲恐怖。

    “母亲,你看,咱们的巫术可以对付姓谢的,你就别客气了,给这些不像话的东西们一点教训吧。”谢柔惠笑吟吟的说道。

    闻听此言在场的人谢家诸人顿时吓得面色发白。

    “拦住,拦住。”谢存礼等人更是招呼自己带来的巫师,“你们上。”

    那些巫师们犹豫再三,想到收的足够买一条命的钱,再加上这可是对阵彭水大巫谢氏,输了不丢人,赢了那可就赚大发了,于是几个巫师犹豫片刻便都站过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