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前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见关门声,一直等着廖长远回家却始终没有等到他的李锦成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说:“回来了?”

    廖长远没有说话,只是扑到他身上开始急促的吻他。

    以往廖长远喝醉酒回家都会做这样的事,李锦成也习惯了他这样,但很快的,他察觉到某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比如身上的这个人太重,也没有平时他带给自己的那种熟悉的感觉。

    惊慌之下,李锦成打开床头的台灯。

    压在他身上的是廖长远的老板陈克义,此前李锦成只远远的看到过他一次,四十多岁,长得肥头大耳,如今离得近了,李锦成还发现他眼神浑浊,口臭严重。

    见李锦成开灯,陈克义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将李锦成的双手压在枕头上,激动的说:“我和长远都说好了,就一晚,今晚过后,我替他还清他欠下的那一百万赌债!”

    这件事几天前廖长远曾经同自己说过一次,但那时候李锦成以为他不过是在同自己开玩笑。

    两人认识多年,自四年前确定关系后又一同来到这座城市,原本在李锦成的心中,廖长远是他的恋人,也会陪着他一辈子,但现在,为了自己的赌债,他竟将自己礼物般送了出去。

    “让开。”

    “哼!廖长远借的可是高利贷,你这次不帮他,你以为他能活过几天?”

    陈克义的语气中含着笃定,李锦成闻言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四年前,为了自己,廖长远不惜抛弃自己的家人与他私奔,为了这一点,即便一早就已经察觉到他只是一个徒有虚表的花花公子,对自己也算不上太好,但李锦成一直对他很忍耐。

    只是事到如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在坚持什么。

    看了眼依旧趴在他身上准备对他为所欲为的陈克义,李锦成只沉声说了句:“最后说一次,让开!”

    声音已经临近冰点,但陈克义自持力气比他大,猛力将李锦成单薄的t恤撕开后,他又一口咬在李锦成精致的锁骨上,含糊不清的说:“你觉得有可能吗?肉都放在嘴边了,我怎么还有可能……”

    李锦成容貌俊秀,气质出尘,那天陈克义不过是远远看了他一眼,就已经对他念念不忘,这次若非廖长远欠下赌债,自己又无力偿还,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不能染指这个人。

    可惜他放开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突然发力的李锦成拿了一盏台灯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

    “你!”

    李锦成一把推开头破血流的陈克义,只赤脚走向门外。

    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廖长远此时就坐在门外客厅的沙发上。

    一般遇到这种事的人,多少会感到紧张或者难堪,但廖长远不这样,吃着一盒炒河粉,玩着手机,样子看起来十分的轻松惬意。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听见开门声后,廖长远才循声朝他看了过来。

    “我老板呢?”

    “死了。”

    见他神情冷淡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廖长远终于露出一丝恐慌,推开面前的李锦成又看清楚房间内的场景后,他怒不可揭的吼了一句,说:“李锦成,你他妈是不是人?!你当真想要我去死?!”

    “是我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