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6章 结局(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266章 结局(一)

    青萝太后给陈莺的药瓶里装的,是一种白色粉末,经云紫璃仔细看过之后,确定是是掺杂了砒霜的一种混合药粉!

    知青萝太后这次是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她心下冷哼着将药粉倒出。

    “这些东西,与砒霜外观相像,却是花粉制成,经我提纯,这些花粉已然无毒无味,你过两日尽管投入我杯盏之中即可!”抬手,自抽屉里取了些花粉,而后动作轻盈的装入药瓶中,云紫璃眸华轻敛着将药瓶递回到陈莺手中。

    陈莺接过药瓶,低眉看着从药瓶里倒出的砒霜,犹豫了下,忍不住问道:“太后要对皇后娘娘下手,皇后娘娘何不拿着这毒药去找皇上做主?”

    因云紫生之死,青萝太后知道赫连远不想杀她,陈莺自然也知道,赫连远想要保全青萝太后的命,她不只知道这些,还知道为了此事,云紫璃和赫连远已然闹崩。

    眼下,是青萝太后要对云紫璃下手,若换做是她,直接便会拿了这毒药去找皇上,让皇上为她做主!

    “皇上?”

    云紫璃哂笑一声,微仰下颔叹道:“你觉得,在云紫生死后,我还会相信他么?”

    陈莺心下一窒,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仔细想了想,斟酌道:“可皇上心里,是真的爱重您的……”

    “爱,却不足以相信!”眉心紧拧,目光锐利,云紫璃的话,说的斩钉截铁:“如今,我只相信我自己!”

    陈莺眉心一凛,只微动了动唇,却终是低垂了头。

    现在她所求,不过是在青萝太后和云紫璃的战火下得以活命,其他的都已然不重要了。

    云紫璃见陈莺如此,抬手抚上自己的黛眉,淡淡道:“天色不早了,在没人发现之前,尽快回去吧!”

    “是!”

    陈莺敛眸,轻盈起身。

    “那臣妾先回了!”

    对云紫璃微微福身,她低眉敛目,盯着自己的脚尖儿抬步离去。

    目送陈莺离去,云紫璃冷冷勾唇,笑容微冷。

    不久前,她禁足陈莺之时,陈莺尚不服气,却不想现在居然会舍弃青萝太后……世人都说,宫里的如嫔最是能屈能伸,可是现在如嫔去了,又有谁会想到,这宫里最是能屈能伸者,会是陈莺?

    久久,终将视线收回,云紫璃面色沉寂的盯着桌上的砒霜看了片刻,然后轻轻起身,缓步于窗边的书桌前。

    打开抽屉,抽出一张信筏,她回道桌前,将青萝太后为她所准备的毒药包好。

    扬眉,看着天空中被阴云遮掩的月色

    她将纸包紧握圈中,心下暗暗一叹!

    将近六年,恍若一梦!

    但这场梦,并不美好。

    她但愿,三日后,便是这场梦的结束之日……

    ……

    翌日一早,天气阴沉,到早膳时候,竟落起雨来。

    秋末的雨,不似春天的,少了几分生机,多出了一份阴郁和冰冷。

    在宫门处让车夫停下马车,无澜一身白衣,一把油纸伞,缓步宫廷甬道之上,朝着奉贤宫的方向而去。

    一路畅行,进入大殿,见乳母正抱着赫连缅玩耍,他的脸上,扬起一抹浅笑。

    “奴婢参见澜太子!”

    “来!让舅父抱抱!”将雨伞递给宫婢,无澜上前几步,接过赫连缅。高举双臂掂了掂,他将赫连缅逗的咯咯直笑,他的脸上亦挂着笑容,转身问着乳母:“小璃儿呢?”

    乳母早已习惯他对云紫璃的称呼,十分自然的垂首回道:“皇后娘娘在花厅用膳呢!”

    无澜轻点了点头,伸手又摸了摸赫连缅,将之递给乳母,便抬步进入内殿。

    花厅里,宫人们已然撤了膳具,见无澜进来,云紫璃轻轻一笑,面色有些苍白。

    “怎么?又吐了?”

    凝着云紫璃略显苍白的容颜,无澜微皱了皱眉,心疼问道。

    云紫璃端起桌上的茶水漱了漱口,将茶水吐出,这才看着无澜:“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无澜眸色微深,轻轻一叹,感慨说道:“身为人母,十月怀胎,总是极为辛苦的,但愿日后缅儿和你腹中孩儿,都能感念母爱,对你谦恭孝廉!”

    闻言,云紫璃淡淡一笑。

    眼睫低垂,她吹拂着手中茶水,轻声道:“你怎日怎地想起进宫来看我了?!”

    无澜薄唇抿起,看着云紫璃:“我听闻两日后青萝太后将在慈宁宫设宴与你求和?”

    “这消息传到还真快!”

    云紫璃淡淡一笑,将茶杯置于桌上。

    看了眼桌上的茶杯,无澜面色凝重的问道:“不管怎么说,青萝太后总是你名义上的婆母,到时若青萝太后真的当着众人放下身段与你求和……你打算如何?”

    “她不会真的与我求和!”

    云紫璃面色无波的看着无澜,从袖袋里取出纸包,将之摊在手心处。

    “这是什么?”

    无澜眉头一皱,疑惑的视线亦落在纸包之上。

    “是毒药!”云紫璃轻轻一笑,回道:“这是青萝太后她老人家在求和宴上,准备送我上路的东西!”

    闻言,无澜面色丕变!

    云紫璃看着无澜,苦笑着问道:“无澜,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却偏要闯,如今她容不下我,我何必再忍她?!”

    无澜面色沉沉,目光幽深地问道:“既是如此,两日后的宴会,你打算如何应对?”

    云紫璃眸华轻抬,对上无澜的视线,毫无感情的笑着自桌前起身,“所谓以彼之道还治彼身……我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如今等到了,又岂会错过?”

    看着云紫璃脸上的笑容,无澜心底暗暗心疼。

    过去的云紫璃,想笑就笑,笑的纯粹而真诚,但是如今的她……

    猜出云紫璃打算要做什么,无澜握了握拳,轻声说道:“阿远既是打算保下青萝太后的命,就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是啊!他不会!”

    唇角的笑容,越发凝重,云紫璃背过身去,眺望窗外落寞景色,她语带潇然:“说不准,他还会阻止我呢!”

    无澜定定看了她片刻,心下倏然一叹,问道:“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你不必帮我做什么!”

    云紫璃转过身来,笑看着他:“你只需站在我身后,给我一份力量便可!”

    闻言,无澜的心不禁更紧了几分!

    深深凝视着云紫璃,他的目光深邃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的身后,给与你最大的支持!”

    云紫璃淡淡一笑,复又转身看向窗外:“冬天要来了!”

    她想,两日之后,这皇宫里便该如冬日般寒冷了。

    “冬季酷寒,我更喜欢春天!”望着站于窗前的云紫璃,无澜俊眉紧拧,心下五味杂陈!

    “可是在这皇宫里,从来都如冬日一般冰冷!”回眸,看向无澜,云紫璃轻轻一叹,苦笑连连。

    两人于花厅内,一站一坐,静窒许久。

    不多时,青儿自厅外进来。

    对无澜微微福身,她对云紫璃禀道:“娘娘,小邓子到了。”

    “嗯!”

    云紫璃自窗前转身,点头应道:“让他进来!”

    “喏!”

    青儿应声退出花厅。

    无澜眉宇皱起,看向云紫璃:“这小邓子莫不是阿媚换出赫连堂的那个小太监?他不是青萝太后的人吗?”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云紫璃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眼中锋芒乍现!

    须臾,青儿引着小邓子进入花厅。

    “奴才小邓子,谢皇后娘娘活命之恩!”一进花厅,小邓子便面向云紫璃跪落下来,三叩之后,他又拜了三拜:“奴才谢皇后娘娘对奴才家人的知遇之恩!”

    见状,无澜心下释然!

    小邓子在进入天牢那一刻,便已然成了青萝太后手里的一颗死棋!

    云紫璃自天牢将小邓子救出,是救命之恩!

    她安置好他的家人,又是一大恩情!

    如此一来,即便小邓子过去是青萝太后的人,而今为云紫璃,让他赴汤蹈火,他也不会有一句怨言!

    “起来吧,今日是本宫求你!”

    云紫璃眉间笑意点点,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邓子,轻轻出声。

    “娘娘折煞奴才了!”

    小邓子并未起身,而是再次叩首道:“有事娘娘尽管吩咐,奴才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静静俯视着小邓子,云紫璃双眸之中不见一丝情绪,片刻之后,她轻声说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