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凶波暗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来,前世,二人合着不知算计了她多少。

    倾颜淡淡笑了笑:“嬷嬷来就好。”

    春桃听从的站在一边,倾颜眸中冷冽一闪而过,她春桃,果然还是那样,识趣得紧。

    “待会并要向祖母请安了,嬷嬷随意点就好。”倾颜颇为漫不经心地交代。忽的话锋一转,“昨日祖母送我的那样白玉镯,我甚是喜欢,替我找来戴上,祖母见了定会是欢喜的。”

    郑嬷嬷白了脸色,舔了舔干裂的唇,好像不认识地看着倾颜,她郑嬷嬷心里极为忐忑,也不知方才院子里的话倾颜听去了多少,不知为什么,自倾颜落水醒来,她就感觉似乎是有什么不一样了,她恍了恍心神,使自己稳定下来,不!倾颜还是原先的倾颜。

    “怎么?嬷嬷不舒服?”倾颜低声问道,“还是嬷嬷忘了放哪儿了?不然,我且陪嬷嬷去寻寻。”

    郑嬷嬷掩饰般一笑,摆了摆手:“嗨,姑娘说的哪里话,老奴这就去。”

    说着,就朝库房走去。

    她突然想笑,笑自己前世枉活了一世,连自己院子里的人个个心怀鬼胎都不曾深思,最终,连自己赐死,满门抄斩都不知缘由,她就是一个可笑的笑话。

    她慕倾颜发誓,此生,定不会重蹈前世覆辙。

    郑嬷嬷为了做足场面,表示自己是真的在库房翻了半天,就满头大汗地进来,拿着倾颜的玉镯:“姑娘,拿来了,拿来了。”

    说着,眼睛盯着镯子闪过一丝一闪而过的心疼。

    “嬷嬷,瞧你……这满头大汗的……”倾颜说着,就关切地拿起手绢替郑嬷嬷擦掉细汗。

    郑嬷嬷有些惶恐地后退,她感觉,倾颜,是真的不一样了,从前的倾颜,向来沉默寡言,孤清自傲,何曾这样待人亲近过,即便是老太太,也不曾有这样的待遇。

    “姑娘……”郑嬷嬷有些不知所措。

    倾颜自若的收起了手绢:“郑嬷嬷是我的乳嬷嬷,我向来清楚,但是,嬷嬷也要搞清楚,谁是才主子,想来是嬷嬷年纪大了,事情也总记不住,我这就去禀告祖母,允许嬷嬷回乡怡养天年,嬷嬷觉得如何?”

    郑嬷嬷颤抖的跪下,干燥的唇瓣开始颤抖,她终于是明白了,倾颜什么都听到了:“老奴该死,求姑娘饶了老奴这回,求姑娘不要赶老奴走。”

    倾颜唇瓣微扬,将郑嬷嬷扶了起来,回眸对春桃道:“你且先下去。”

    春桃听从地下去了。

    “嬷嬷有什么难处尽管直言。”倾颜直接了当道,她记得前世,郑嬷嬷这段时间,似乎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这几天,她慕倾颜给了自己一个缓冲期,也明白了很多,她从前一心醉心诗书,对手下的人从不曾在意过什么,你不对别人好,别人又如何会替你卖命,死心塌地,不管怎样,今生,她再也不要让有心之人有可乘之机,置自己于万劫不复之地。

    郑嬷嬷的神色极为踌躇。

    见她这个样子,倾颜又道:“我是喝嬷嬷奶长大的,无异于嬷嬷半个女儿,东府能给嬷嬷的,我一样能给,嬷嬷最好想一想,谁同嬷嬷最亲近。”

    说着,倾颜顺势将镯子戴到郑嬷嬷手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