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接下来的两天沈良臣一直联系不上谈颖,她似乎非常忙,而他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加上时差的关系,彼此间连通个电话都变得异常艰难。

    正好盛世的一个楼盘出了事故,承建方工地上死了人,事情闹得很大,他赶回来时已经来不及阻止事情曝光。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沈宝意向他提出了辞职。

    沈良臣看着面前的这封辞职信,说实话,心里居然生出几分不舍。他沉默地看着她,还是开口问道:“对报酬不满意?”

    沈宝意摇头,脸上带着难得一见的温柔笑意,“我知道这个时候离开非常不恰当,但是——”

    沈良臣皱着眉头,几乎要以为沈宝意是故意看他笑话,结果她抬手抚了抚肚子,居然说:“我怀孕了,你知道这个年纪很危险,而且也要准备婚礼,所以容我自私一回。”

    这话让沈良臣足足愣了好几秒,随后才了悟,“张石的?”

    “是。”

    沈良臣是万万没想到,那个暴发户还真把沈宝意追到手了。自来眼睛都长到头顶上的沈大小姐,竟然会和那样一个男人在一起?想当初他和谈颖在陈县的时候,同张石一起跟着运输队送货,那些回忆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缘分果然很奇妙,沈良臣此刻看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不管当年如何地尔虞我诈,如今只剩一句由衷的祝福,“恭喜你。”

    “谢谢。”沈宝意弯起眼眸淡淡一笑,眼角眉梢都染满了幸福的痕迹,“你也要加油了。”

    沈良臣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唇,隐隐有些无奈,“一直在努力。”

    “女人呢,始终都是心软,再怎么固执也熬不过时间。坚持住,总会有收获的。”沈宝意冲他眨了眨眼睛,当真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明明有着如此亲密的血缘关系,两人却似乎从没这么平心静气地交谈过,沈良臣一时恍惚,脱口就道:“结婚的事,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大抵觉得尴尬,他又接了一句,“毕竟是沈家大小姐,不能让人看轻了。”

    沈宝意并不说话,只深深看着他,眼底竟慢慢浮起一阵湿意,许久之后才无声点头,“良臣,谢谢你。”

    她怎么都想不到,出嫁的时候,反而只剩沈良臣在自己身边,多么荒唐可笑,仿佛这么多年争来斗去没有半点意义。

    临走的时候,沈宝意还是忍不住回头提醒沈良臣,“有空多去看看爸爸。”

    沈良臣略一颔首,沈宝意微笑着替他带上了办公室门。

    回想起昔日热闹的沈家,如今似乎更加冷清奚落,沈良臣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整座城市,浮世繁华、红尘喧嚣,他却依旧是孤零零地站在这里。

    沈宝意曾经问过他,到底有没有后悔,其实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对不对,但现在,他是真真切切地觉得寂寞。

    如果当时手段没那么极端,可能一切都会不一样吧?但说来说去,还是人心太贪,没有那么多贪念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悲剧和遗憾,这也是他这么久以来唯一明白的一件事情,受用终生。

    此刻阳光正好,到处都是一片璀璨,他站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却格外地思念谈颖。

    ***

    而此刻的谈颖,其实早已提前结束美国的工作,及时飞回了国内。她和程季青约好在一家茶楼碰面,匆匆赶到时,对方早已等候在了包厢内。

    程季青还是一如她第一次见到时的样子,穿着纯黑的手工西服,衬衫的领口和袖子都熨烫得服帖整齐,他安静地坐在那,脊背挺直,脸上带着几分沉稳和淡然。

    这样的他状态看起来比之前好了太多,想来最近应该过得很不错。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他遥遥地侧目看过来。谈颖不太自然地冲他微微一笑,快步迎了上去。

    “抱歉,这么累还要你赶过来。”程季青给她泡茶,谈颖看了一眼,点的依旧是她喜欢的普洱。

    她坐在那里,来时的一番话都不知该从何开口。反倒是程季青被她这样子逗笑了,“怎么了?知道我要走,舍不得?”

    “是舍不得。”谈颖诚恳地点点头。她这些年没什么朋友,更何况是一个陪伴了八年的人,最艰难最难熬的那段日子都是他陪伴在她身边,一路支撑扶持。

    程季青含笑低了下头,像是隐藏什么情绪一般,又很快抬起来看向她,“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也没料到自己有天会离开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城市,临走,居然发现没一个人可以告别。”

    这话说来太感伤,谈颖只觉得鼻尖一酸,她怔怔地看着他,“那为什么还非要走?”

    看到他在邮件里说要离开青州,她脑子瞬时就懵了,那一刻心底充斥着难受和自责。她甚至怀疑对方是为了避开她?

    程季青自从十五岁那年,亲生父亲去世之后,他唯一的家就只有程家了。哪怕那里生活着太多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但至少他的母亲还在,至少还可以称之为家,若是离开,她真不知道他能去哪里。

    程季青看出了她眼里的担忧,轻声叹了口气,语气却并不失落,“傻丫头,是我没在邮件里说清楚,这次离开是陪小慕去看病。正好那边的总公司有意向招我回去,离开对我而言其实是件好事情。”

    原来是陪女儿……这多少让谈颖稍微好受一些,只听程季青又说:“当年我来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你,可没料到,离开的时候却是为了另一个人。”

    想到医院里躺着的那个小女人,他脸上不由染了几分温柔笑意,一副满足的口吻,“坦白说,刚和你分开那阵子并不好受,但是小慕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慰藉。开始我非常排斥这个女儿,但是后来和她相处之下,发现有个孩子的感觉还不赖。”

    看得出来如今他非常喜爱那个孩子,提起她时眼里的笑意都藏不住,谈颖抿了抿唇,“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父女天性,小慕是个可爱的孩子。”

    程季青低声笑了笑,“是啊,现在我真的觉得她是上天赐给我的一份礼物。”

    失去谈颖,辛苦等待的八年变成了一场幻影,那些所有的不甘和失落却都在小慕这得到了很好的弥补。孩子带给他的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情,但并不输于爱情,那些欢乐和幸福同样是真实存在的。

    ***

    谈颖看着他一副有女万事足的样子,心里总算松了口气,“那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