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9|舞弊案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夜‘色’沉沉,天空挂了一轮‘毛’月亮,一片薄云掠过,渐渐形成一只爪子的模样,最终掩住了月光。。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地牢里泛着一股腥臭的味道。朱驰贵独自蜷缩在角落里,不论平日里怎么‘混’账,到底是世家子弟,自打出身就锦衣‘玉’食,哪里遭过这样的罪?傍晚送来的牢饭只动了几筷子,就放在一旁地上。

    呆呆地瞪着自己面前的一碗已经冰凉的白米饭,朱驰贵心里不免划过一丝后悔,他原本是听信了廖道一的话,认为自己上堂攀咬了方子安,就算是替上头立了功,不仅能够解开朱家目前的困局,还能赢得陈敬的心,所以在堂上才会大包大揽,且又咬死了方子安。

    只是到了大牢里,细细回想,朱驰贵突然恐慌起来。他在堂上说的那些话,虽然的确足以给方子安定罪,然而他自己也是跑不了要吃些苦头的,甚至……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朱驰贵心里不由后悔不该被廖道一说得心热,一时逞强来做英雄。

    这么想着,朱驰贵的肚子又芭了一声,他抖抖索索地将手伸向了地上的饭碗。正在此时,一只老鼠在他面前窜过去,跑到饭碗旁边啃食那里的饭菜。

    朱驰贵顿时大倒胃口,他再不济,也是世家出身,绝不至于和老鼠抢食的地步,重新缩回墙角,不经意间往那边一撇,他突然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那只老鼠吃了几口饭菜,就口吐白沫,翻过肚皮躺倒了。

    ***

    楚昭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空掉的苹果篮子,再回头看儿子。

    胖乎乎的银‘色’小龙正埋头在一大盆几乎可以将它淹死的牛‘乳’面前,咕嘟咕嘟喝得正香。一口气干掉相对而言有澡盆大小的牛‘乳’,终于吃饱喝足地小龙在苏溪‘精’心准备的软垫子上蹭了两下,然后艰难地翻了个身,‘露’出粉嫩嫩的肚皮,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奶’嗝,头一歪眼睛一闭。

    不是吧,吃完就睡……这究竟是什么哪里学来的生活习‘性’?

    “你儿子最近是不是太能吃了一点?”楚昭迟疑地问韩起。从早上到现在,小龙已经吃掉了相当于他身体十倍重量的食物,由不得做父母的不担心。

    韩起严肃地盯着儿子看了一会儿,得出一个结论:“嗯,像你。”

    楚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试探地戳了戳儿子的肚皮,软软的,很好戳的样子,于是忍不住又戳了一下。终于把睡得很好的小龙戳得哼唧了两声,眼看着是要醒了,楚昭这才收回手。

    苏溪琢磨着主子逗完儿子心情还不错,硬着头皮小声提醒了一句:“魏大人还等在外面呢。”

    楚昭想到江南这烂摊子,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儿子,皱着眉唉声叹气地出去当皇帝了。

    这朱锡贵实在是个滚刀‘肉’,不待魏永如何问呢,就一五一十全招了——方子安早就给他试题,雇陈敬做了背熟。倒比九品中正制的时候更好做官。

    这桩案子背后的主使者真的是方子安吗?魏永不敢相信,但今日的庭审似乎由不得他不相信。

    暂且不论真假,有一个事实是毋庸置疑的,就是江南官场吏风之恶,已经远出于他的想象。

    这江南,看似莺歌燕舞一派明媚,实则暗流汹涌,一不小心,便有可能舟覆人亡。方子安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想到张‘浪’的话,魏永心里生出了一丝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就查到这里结束——有方子安这个级别的官吏受到惩罚,想来江南士林也不会有什么不满了。继续查下去,只怕拔出萝卜带出泥。

    所谓只论首恶,不追其余,正是这个道理。

    “哦,魏卿是这样想的?”楚昭微微挑起了眉。“这世间有很多事情的真相,下面的人都心照不宣,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只不过是瞒着上面的人罢了。偌大一个江南,居然上下勾连一气,而寡人若不出来一趟,竟然不知道在这太平盛世之下,掩盖着多少腐烂。”

    面南而坐的君主在月光之下,面容清冷,柔和的面部轮廓竟然少见的显出一点凛冽之‘色’,他的声音温和低沉,在这静夜里飘‘荡’,却带出一点心灰意冷。

    “寡人初登基之时,也是有一番雄心要做绝世明君的,如今年岁日长,不可谓不努力,然而结果终究不尽如人意。魏卿,你说寡人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魏永一怔,随后心中泛起一阵酸楚。他猛然低下头,哽咽道:“陛下已经做得极好,是臣等无能。微臣……微臣愿意做陛下手里的刀,划破这江南夜‘色’!”

    楚昭看着他,说道:“你知道这种科场行贿之事,一查就是一窝,官场上人脉复杂,一个脑袋连着十个八个脑袋。你先看看这折子再来说话吧。”

    楚昭走到案前,捡起一封带着火印的‘迷’信来递给魏永。

    魏永颤抖着手,展开密信扫了一眼,不由心里一跳。

    这是江南士子几十人联名写成的血书。尽管只剩下一半,但是涉及到的西京各部衙‘门’和外府的封疆大吏已经有几十上百人,个个指名道姓,上书某某人,向某某考官行贿多少,中了第几名;某某人是某大官的儿子,高中了第几名;某某举子的什么亲戚,在京当着什么官,考官们惧怕他们的权势,也选中第几名。凡此种种,叫人胆战心惊。

    大楚的科举,分南闱和北闱,北闱在西京,南闱在建业考试。天下举子,都要经过这么一遭,就能获得任官资格,也才有资格入京参加大比。魏永原以为不过是江南一地的事情,谁知道背后居然牵连出这么大一个关系网。这张无形的大网足以笼罩住整个大楚官场!

    读完这一张,下面却是一张举子的名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