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2章 番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江衡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里他没有遇到陶嫤,他娶了另一个女人当侧妃,后来还把那个女人封了皇后——那个女人正是秦慕慕。

    陶嫤呢?他的小不点在哪?

    江衡推开面前众人,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他在一处灵堂前看到了陶嫤的身影,那么小,那么脆弱,好像风一吹她就会刮走似的。灵堂里摆着殷岁晴的灵柩,周围来来往往许多人,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仿佛一尊失去生机的瓷娃娃。

    怎么会这样?是谁害了殷岁晴?

    他想上前叫她,可是却发不出声音,他们之间有一股无形的阻力,他过不去,她也出不来。

    他只能隔着人群凝望她,看得心口有如刀割。

    看到她不吃不喝,看到她不言不语,看到她昏倒在周溥怀里。他多想冲上去把她抢过来,可是怎么都无法迈动脚下那一步……

    “叫叫!”

    他猛地睁开眼,看见一室昏暗。

    陶嫤在他旁边睡着,被他的声音吵醒了,咕哝一声用被子捂住耳朵:“魏王舅舅叫我干什么……”

    江衡不由分说,颤抖地连人带被搂住她,紧紧地闭上眼睛。

    她还在这里,还在他身边,真是太好了。

    江衡心中大定,心想方才那个梦真是太可怕了,情不自禁把她搂得更紧。那么娇小玲珑的身躯,居然能填补他心里所有的空缺,她究竟对他下了什么*药?

    朝中大臣每日都逼着他选妃,就差没说皇后魅惑君主了。

    仔细想想,那些大臣说的也没有错。如果不是被她迷惑,他怎么会非她不可呢?江衡蹭蹭她的头顶,心满意足地亲了亲,在黑暗中无声地笑。那些大臣逼得再紧也没有用,他不想选妃,他们说破嘴皮子他都不会选。谁若是说得他心烦了,他就让他们罢官回家,那些老头儿舍不得高官俸禄,一个两个就会住口了。

    选妃有什么有什么好的?他有叫叫就够了。

    偌大的皇宫只要有她在,就不显得空旷。

    当然,还必须有他们的孩子。

    陶嫤在他怀里嘤咛一声:“魏王舅舅勒得我好疼……”

    江衡赶忙松开一些,低头碰碰她的脸颊,“醒了?”

    他还好意思问她,这会才几更!

    陶嫤有点生气,大半夜的不睡觉做什么呢?她白天要照顾茸茸和阿喜,晚上还要被他折腾,很累的,就不能让她好好休息吗?

    陶嫤越想越生气,索性不睡了,翻身骑到他身上,怒目而视:“你说,你究竟想做什么?”

    江衡还没从刚才的伤感里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她,眼里有淡淡的哀愁。小不点挥舞着小拳头,看样子气得不轻,他总算有所反应,笑着包住她的手,“我刚才做了一个梦,醒来觉得更爱你了。”

    陶嫤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震住了,错愕地张圆小嘴。

    江衡觉得她傻乎乎的模样很可爱,把她拉下来额头对着额头,“不想知道我梦到了什么?”

    她跟着问:“你梦到了什么?”

    江衡便如实跟她说来:“梦到我娶了别人……你跪在灵堂,昏倒在周溥怀里,我怎么都没法抱你。”

    说起周溥这个人,他就有点咬牙切齿。人走远就行了,偏偏还阴魂不散出现在他梦里……

    陶嫤觉得这个梦有点熟悉,他该不是梦到上辈子的事了吧?

    那段时间真的太绝望,她现在想想,都忍不住想哭泣。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挺过来的,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她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

    这辈子大家都过得很好,阿娘没有死,大嫂也还在,她很幸福。

    陶嫤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你还梦到什么?你娶了谁?”

    江衡顿了下,很老实:“秦慕慕。”

    ……果然!

    明知是上辈子的事,但她还是小心眼儿地生气了。上辈子他怎么这么没有眼光呢,秦慕慕有什么好的?他居然没有喜欢上她!

    陶嫤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捏住他的鼻子,“你是不是还想着她?不然为什么会梦到她!”

    这皇宫里头,敢对他这么放肆的估计只有她一个人了。江衡非但不恼,反而笑得很有些愉悦,“小白豆腐吃醋了?”

    陶嫤到现在还是不大能接受这个称呼,因为每次他这么叫她,就会把她弄得很累,整晚都腻着她,在灯下看她的身子,说她就跟豆腐一样白嫩。陶嫤想起这些画面,就禁不住耳朵烧红,“江衡,不要这么叫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