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9章 番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再次醒来,天已黄昏。

    殷岁晴发现身上盖着一块薄毯子,屋外段俨还在看书。他点了一盏油灯,昏黄的灯下侧脸尤为平和,好似自从她睡着以后,他就一直没有动。

    听到声音,他转头往这边看来,“醒了?”

    殷岁晴坐起来穿鞋,顺道把毯子重新叠起来,抿了抿鬓发走出去,“王爷怎么不叫醒我……”

    语气颇带了点埋怨的意味。

    段俨眸中带笑,看一眼外面的天色,“本以为你能一觉睡到明天早晨,没想到这会就醒了。”

    他这是揶揄她还是真关心她?殷岁晴分辨不清,索性不追究这个问题,低头正好看到他在作画,宣纸铺在翘头案上,上面画的正是院子里的石榴花。她喜欢石榴花,因为火红的一片最是热烈,好像要将整个生命都开出一般。

    没想到他竟在画这个,殷岁晴好奇地观摩了一下,“王爷画得颇为精致。”

    段俨把镇纸收起来,笑着问她:“喜欢么?”

    她点点头,“王爷画完打算挂在哪?能挂在梧桐苑么,日后也能天天见到。”

    他说了一声好,“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你若是喜欢,挂在内室也行。”

    只不过这是个半成品,才画了一半,剩下一半估计要润色好几天。殷岁晴看到石榴树下有一个女人的轮廓,袅娜多姿,只是浅浅勾勒了几笔,仅能看出一个形状,尚未完成。她指着那处问:“这是谁?”

    段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带着她往外走:“走吧,天色不早,是该用晚膳了。”

    殷岁晴以为他不想回答,便没有追问,跟他一同走出书房。

    路过院子里的石榴树时,他让她站在树下,双手负在身后端详了片刻,“岁岁,你觉得我在画谁?”

    殷岁晴愣了下,没反应过来。

    他继续道:“明日就画这个动作吧,虽然会有些呆傻。”

    说着继续往前走,殷岁晴总算回神,牵裙三两步跟上他的步伐。想说什么,话到嘴边酝酿多次,终于化成一声无奈的轻笑,“王爷怎么喜欢戏弄人?”

    明明就是在画她,偏要拐这么多圈,让自己猜。

    段俨也笑,哦一声好奇地问:“你倒是说说,本王怎么戏弄你了?”

    殷岁晴当然不会真斤斤计较地说出来,她微微一笑,跟在他身旁。“王爷英武高明,必定不屑于这些小奸小诈。”

    她可真会说话,先给他扣了顶高帽子,后半句又明着暗着嘲讽他,让他想反驳都没办法。

    段俨倒也毫不介意,口头上被她占点便宜,他又不会少一块肉。

    *

    晚膳是跟段淳一起在正堂吃的。

    段淳刚从外面回来,看到他们两个都在,叫了人后便坐下来吃饭。他跟段俨都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一顿饭下来根本说不了两句话,教养极好,根本听不到碗筷碰撞的声音。

    殷岁晴是习惯了热闹的,她的教养固然也好,到底不习惯这样的沉默。

    总觉得不像是一家人吃饭,反倒像行军打仗一样匆忙。

    待回到梧桐院,殷岁晴把自己的想法给段俨说了以后,他若有所思:“你觉得府里冷清?”

    殷岁晴顿了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笑了笑,“如果在给淳儿添一个弟弟妹妹,应当会比现在更热闹。”

    好好地跟他商量事儿呢,这是扯到哪儿去了!

    殷岁晴头一回在他面前露出情绪,不满地嗔了他一眼,“王爷怎么不好好听人说话?”

    丫鬟接连把热水抬进来,送进内室的屏风后面,段俨试了试水温,刚刚好。他回头看殷岁晴,“我怎么没好好听了?我也是回答的很严肃的。”

    丫鬟还在屋里,他就毫不避讳地说:“岁岁,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丫鬟们眼观鼻鼻观心,假装自己是房间里的桌子椅子,什么都没听见。

    饶是殷岁晴已经三十多岁,经历过两次姻缘,也免不了闹了个大红脸。她把头一扭,“淳儿如果想要弟弟妹妹……”

    她不再是小姑娘了,如果再生可能会有危险。如果只是为了段淳,那她不介意多收养几个孩子。

    段俨打断她:“是我想要,本王想要跟你的孩子。”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让她后半句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半响,殷岁晴道:“那……那就顺其自然吧。”

    结果她刚说完这话,当天晚上便被狠狠“顺其自然”了一番。没想到段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