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二章 修复世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林莫面色狰狞地想。

    片刻后,他深吸了口气,又捏起了另一段红线,倾听祝小九在这段时间的心语。

    “呼,这人还真是傻,呼呼,干嘛要对我这么个、嗝、陌生人这么上心呢?”

    “他一定是有目的的,目的,呜哇……”

    这段心声里有很多语气词,林莫分析了一下,觉得这大概是祝小九躺在床上冒黑气的时候,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愉悦。

    哈哈哈,受罪了吧,让你小子说我坏话!

    满面笑容地听完之后,他随手又拉了一段。

    “魔种?很威风的样子嘛,以后我可以躺在至少有两个人抬的软椅子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啦!”

    不,这是瘫痪病人才有的待遇。

    “至于师尊……唔,我可以让他坐在后面的杆子上……”

    我应该感到荣幸吗?

    林莫仔细想了想,发现还是不行。他现在只想把这个孽徒好好揍一顿。

    但是,理智的林莫并没有选择体罚。为了防止自己提前被气死导致世界毁灭,他索性直接越过了长长的一段距离,轻轻屈指一弹,整条红线便波浪一般摇摆起来。

    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

    不复幼时的清脆稚嫩,带了点少年的意气风发。时而高亢,时而低缓,忽悲忽喜又患得患失,正是一段只属于少年人的朦胧心事。

    一段段情绪,一点点心动,当过往时光一一浮现,再没有什么能阻止心中的欢喜,如同潮水般静静蔓延。

    随着这个声音在他耳边絮絮低语,林莫的神情渐渐柔和了下来。

    哈,这小子原来是这么想的。

    林莫一边听着,一边慢慢坐下来,手里继续着之前的修复工作。

    他招来一条条法则,仔细查看着上面的缺陷,从中挑出问题最大的一条。找到症结之后,他用拇指捻了捻,一滴鲜血就从他的手指流入了法则之中,接着暗红光芒一闪,这条金线般的法则又变得柔韧完整如初。

    一切如常。

    只是从此之后,林莫的世界里出现了另一个声音。

    时间已然凝固,没有任何可以衡量的尺度。然而风却并未静止,它们不间断地吹拂过凝固的世界,将法则带来的变化传达到每个角落。

    林莫偶尔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静静等待虚化的身体恢复凝实。

    ——沈楼设想得不错,的确只有造物者能伤害他自己。但这凶器却不是有形的躯体,而是无形的法则。

    造物者对法则的修改也同样要付出代价。事实上,就在林莫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刻,他就开始已然被这个世界所有的法则隐隐排斥。因此他才一直隐忍不发,默默积蓄着力量,只为在这个世界上多停留一会儿。

    然而,改变越多,斥力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停下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终于,最后一道华光归于沉寂,林莫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他拍拍手,最后打量了一次这个重新焕发了生机的世界。

    它又能运转多久呢?

    林莫不知道。他只知道,从今之后,这个世界上的生灵会比之前更加珍惜现有的一切。

    回头看看脸上微露惊讶之色的沈楼与音希声,林莫想着一路走来遇见过的人们,感觉自己的付出还是很有意义的。

    ——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啦。

    伴随着一声轻笑,造物者的祝福与生效的法则一起被微风带往世界各处。霎时草木生发,万物复苏,时间再一次恢复了流动。

    亿万生灵同时若有所感地望向某个方向,而祝小九,却不知为何,怔怔然落下了两行泪来。

    咦,我怎么哭啦?

    他伸手抹抹眼睛,想藏起来不让师尊看到。可是出乎他的意料,耳边却没有传来林莫的嗤笑声。

    于是祝小九扭头看了看,发现无论是自己身边还是身后,都空空荡荡的。

    师尊去哪里了?

    他现在脑海里还是空茫茫的一片,可心里却先一步明白过来,一股尖锐的痛感自心头窜向四肢,疼得他脸都发白了。

    沈楼与音希声说了些话,那些修士也说了些话,可祝小九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他哆哆嗦嗦地站在原地,回想着就在不久之前,与他紧紧依偎的那具身体。

    熟悉的气息,温暖的体温,内心的悸动……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沉浸在悲伤中的祝小九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的身周,狂暴的力量已然形成了一个个空间的漩涡。许多个奇异的世界正从这些漩涡中时隐时现,带来异时空的诡异气息。

    外部的空间一如祝小九的内心,他此时既痛苦又愤怒,情绪的兽在体内凶猛叫嚣,疯狂地寻找着发泄之地。

    “啊——”

    蓦地,伴随着一声狂吼,他整个身躯猛然暴涨,再也无心控制的力量狂泻而出,眨眼间便将周围毁灭成一片废墟!

    “小心!”。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