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6章 睿静篇: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大结局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齐睿迅速做出反应,他拉着宇文静跑了起来闪躲,并对着现场要进行劝阻病患的安保大声喊:“报警了没有?”

    这局势一定要控制住,也要把伤情降到最低,齐睿看到好几个人倒在血泊中了,有医生护士,也有来同仁医院看诊的病友。

    还好,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也过了看病的高峰期,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空气,现场一团乱,还有尖叫声和哭泣声,急救室的医护人员在可控的情况下小心翼翼抬伤者进行急救。

    现场虽然也来了几个安保,可是,病患手中那把刀非常不长眼,他逮到人就乱砍,是不管死活豁出去一样,仿佛没有生的意愿了。

    来劝阻的安保中也有人受伤了,不是很严重,他们仍然与病患坚持着。

    “院长,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过来了。我们已经分些人去疏散前来看诊的患者了,也不许不知道情况的人进来,各个楼层的医护人员也通知到了,让他们这个时候不要贸然下楼。”

    “做得好,你们应该受到嘉奖,辛苦了。”

    “没事,这是我们的职责,要确保医院的正常秩序以及安全。”

    在场的人除了安保敢跟那名失控的病患对峙以外,都在四处逃窜,好吓人,心慌慌的。

    宇文静的眼瞳也写满了恐惧,齐睿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她才没有那么害怕。

    齐睿也小心翼翼护着她,带她逃窜,闪躲着那名失控病患的不长眼的长刀。

    那把长刀不断有血渍滴落到地上去,还胡乱挥舞着。

    “庸医,你们这些庸医,不会看病,没有医德,我砍死你们。谁说我有癌症,还要是晚期,我找你们算帐去。”那名情绪失控的病患面容很是狰狞,他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双眸猩红,满载着化不开的恨意。

    他听到安保说了,那个男人就是院长,都怪他教导无方,才让他下属有那么多不会看病的庸医,所以,除了乱刀砍人以外,他把目标锁定了正在狂奔的那一男一女。

    他今天就替天收拾他,他要行义。

    齐睿越看越不对劲,那名失控的病患一直追着他和宇文静跑,仿佛要砍死他们才罢休似的。

    “静,你怕不怕?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宇文静已经跑得气喘呼呼了,她就快坚持不住了,一直都是齐睿拉着她跑的。

    “有你在,不怕,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但是,为了小悦悦,我们一定要活着出去,相信警察很快来了。”

    “嗯,为了小悦悦,我们一定要坚持住。”齐睿的手紧紧地抓着宇文静的手,他不会放开她的。

    考虑到那名失控的病患见人就砍,齐睿和宇文静也不敢乱跑,生怕会有更多的无辜人受害,他们只呆在一楼跟他周旋着。

    他们熟悉医院,只要坚持到警察来了,相信没事的。

    安保也一直想办法夺下那名失控病患手中的长刀,可是都不成功,他们也不敢贸然追上去围捕他。

    ~~~~~~~~~~

    心中的恐惧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压得宇文静的脚步益发沉重。

    她穿着高跟鞋跑了那么久,她确实累了,脚也很痛,她都感觉得到好像磨破皮了。

    她快跑不动了,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看他们跟失控病患的距离逐渐缩短就要被追上了,她的脚十分不争气蹩了一下,她吃痛摔在了地上。

    “齐睿,你不要管我了,你快跑。”

    脚好痛,宇文静自己摔倒之后久久爬不起来,齐睿扶她了,她还是不能走动。

    宇文静不想拖累齐睿,她一直推他快走,并催促着他不要理她了。

    “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我。”

    “你这样扶着我,我只会连累你,听话,你快滚!再磨蹭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有事的。”

    宇文静急得都想哭了,她大声吼齐睿,她时不时回眸,她看到那名狂魔越来越逼近他们了。

    紊乱的恐惧,如焚的不安,混乱的心急,一直占据她的心房。

    该死的,她怎么推齐睿他都不肯走,还一直扶着她往前。

    心里五味杂陈,宇文静一直都晓得自己有多爱齐睿的,哪怕是生气,她对他的爱也没有消减。

    哪怕是她想用冷硬来武装自己的外表,她一样逃不出他的温柔攻势。

    原不原谅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她的心已经在慢慢接纳他了。

    齐睿坚持不放手,宇文静也顾不上脚传来的疼痛了,她强忍着痛快速走着,尽可能不拖累齐睿。

    “看你们往哪里跑,我今天就要收拾你们这些庸医,不让你们再害人了。”奢血的眼睛很是恐怖,那名持长刀的病患追了上来,他没有犹豫就乱挥舞长刀。

    宇文静扶着墙站着,眼看那长刀朝他们乱砍过来了,齐睿护着宇文静在闪躲。

    两手空空,他们不可能跟他搏斗的,在闪躲间,齐睿被长刀划了几下,鲜血汩出。

    “救命啊,警察快来!”宇文静哭喊着,她的手臂也被划伤流血了,她更多的是心疼齐睿,她担心他。

    闻声追上来的安保无从劝阻,他们要上前也遭到了乱刀砍。

    狂魔像是疯了一样,他很执着乱砍,在他长刀无情地劈下间,齐睿反身过来紧紧地抱着宇文静。

    他的肉墙挡了刀,他的背部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顿时,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

    “齐睿……你不要吓我,你怎么样了?”见状,宇文静哭喊了出来,她紧紧地抱着齐睿。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